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历史咨询

外交部两次点名的德特里克堡到底多黑暗?行罄竹难书

发布日期:2022-08-04 23:36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就新冠病毒起源问题,频繁地对我国进行诬陷抹黑,声称我国武汉实验室是病毒源头,泄露了新冠病毒,要求中国向世界做出解释,甚至还要求我国对美国在新冠疫情死亡的61万美国民众进行赔偿。

  而对于美国的无理取闹和恶意中伤,我国外交部也是第一时间予以反击。6月4日,《中国日报》网消息,6月2号中国外交部记者发布会,我国呼吁美国方面,能够配合国际社会调查美国国内最大的生化研究基地德克里克堡。同日,《北京日报》消息,在6月4中国外交部记者发布会,我国再次回击美国,披露了就二战结束后,美国军方和德克里克堡对日本恶魔部队“731”私纵和两方之间的交易,和德克里克堡内存有大量生化武器的事实。

  中国外交部的两次点名,使一直就处于新冠病毒发源争议漩涡的美国德特里克堡,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新冠疫情开始在世界流行以来,美国德特里克堡一直备受外界的质疑,这个号称是美国最大的,又曾发生过哪些鲜为人知的事情呢?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美国与日本进入全面战争状态。美国在介入战争前,一直对日本在中国的军事行动保持着高度关注。而日本在中国频繁使用毒气,发动细菌战的行径,自然会引起美国的注意。随着美日之间的战争形式逐渐从战争初期的海战为主,转变至1943年的海陆混合,美国也开始建设生化研究基地,以预防将来美军可能在作战过程中遭遇到的日本生化武器袭击,而这个生化研究基地,便是如今“大名鼎鼎”的德特里克堡。

  起初,德特里克堡只是负责研究生产日本可能使用的生化武器,比如炭疽细菌。然而,随着战争在2年后的快速结束,以及美国已经打开了比生化武器更恐怖的潘多拉魔盒-核武。1945年后,德特里克堡研究生化武器的优先级在美国已经降低。不过,美国政府出于储存生化技术的必要,在二战结束后,还是在有限地支持着德克里克堡生化武器的研究。

  并且,在1945年至1950年期间,美国政府和德特里克堡还私下与本应该上国际军事法庭受到审判,在中国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的,日本731生化部队达成秘密交易。731部队将其在中国的细菌战实验和人体实验研究资料移交给美国相关研究部门,以换取美国对731部队主要研究人员和官员的庇护。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也因此逃过一劫,还顺势成为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的研究顾问。

  而在后来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由于在常规地面战争中受挫,考虑到国际影响还不能使用核武器。美军开始使用化学武器,利用飞机空投病毒,投放到志愿军的阵地上美军便把德特里克堡和731部队的余孽研究生产出的鼠疫杆菌、霍乱杆菌、炭疽杆菌等,731部队曾经在抗日期间对我国使用过的细菌武器,秘密投放到战场上企图改变战局。尽管我军应对及时,但美军发动的细菌战,还是造成包括时年仅38岁的志愿军67军军长李湘在内的,中朝部队400余人伤亡。

  同一时期,德特里克堡1950年,1951年还在美国政府的授权下,于美国民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对美国旧金山内的80万美国民众和诺福克工业供应中心的非洲裔美国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这些美国民众投放粘质沙雷氏菌和烟曲霉展开人体活体实验。以测试细菌武器在大城市中的投放效果,和非洲裔美国人是不是更容易感染烟曲霉。这些实验皆造成了数量不明的伤亡,美国媒体和当地医院曝光这些事后,美国国内一时哗然,还有死者家属向美国政府讨要说法,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而且,更加骇人听闻的是,在细菌战实验已经被媒体曝光的情况下,美国还在之后的20年里,进行了已知至少239次细菌战实验,其中,80次都是在美国民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人体活体进行的细菌投放实验。其中,造成较大影响的包括但不限于,1955年佛罗里达州百日咳细菌实验,造成至少12名美国民众死亡。1957年明尼苏达州,向大气中投放锌镉硫化物模拟细菌大气传播,这些会污染水源的致癌物一直传播至1600公里外的纽约州。

  以及,1950年至1960年间,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医院在治病过程中对进行儿童脊椎穿刺和辐射实验,实验造成至少1400名儿童死亡。1960年至1970年间,辛辛那提大学辐射实验,造成至少十几名不知情的实验者在强辐射中死亡。1965和1966年间在华盛顿国际机场,两次投放萎缩芽孢杆菌,这种对人体“基本”没什么危害的细菌,随着旅客至少传播到7个州。1966年,纽约地铁通风口细菌扩散实验,不知名细菌致使当时拥有百万人口的纽约被污染,不明数量的人员受到影响。

  这里只是列举了一些代表性的,美国做出的感染人数超过万级别,并造成人员死亡的细菌生化实验其实还有很多很多,239例只是已经被曝光,并能够在美国政府对舆论的操控下留给后世能够知晓的实验数。美国隐藏的生化细菌实验,以及在其他国家,尤其是在那些医疗情况比较落后的国家,比如非洲地区进行的生化实验,理论上,应该还有更多。

  而德特里克堡作为美国国内资历最早规模更大的细菌研究室,一直都在为美国进行生化实验和人体实验,提供各方面的帮助。并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理论上安全级别和防护水平非常高的德特里克堡。直到新世纪,还经常发生各种低级别的泄露事故,比如,研究人员防护服发生破损,导致研究人员感染致命病菌死亡,研究所废水处理不得当,致使研究所周边的土地长期都被污染,周边居民区癌症水平大幅上升,甚至于整整1家5口全部患癌的惨剧。

  新冠病毒在武汉开始传播前几个月,德克里克堡因为不明原因突然关停。随后,美国便发生了大规模的电子烟肺炎,该病在发病症状和影像学上都与后来在全世界流行的新冠肺炎非常相似。但长期研究致病菌劣迹斑斑的德克里克堡,在新冠肺炎在全球开始流行前曾因为不明原因关停确实是疑点重重。

  此外,就算德特里克堡不是此次新冠疫情的源头,德特里克堡就很干净吗?美国为什么不允许国际组织进入德克里克堡调查?勾结731部队包庇法西斯战犯,对战俘囚犯进行人体实验,对不知情的美国民众进行大规模的危险的细菌战实验,这些哪个不是罄竹难书,哪个不是应该上国际法庭,接受世界人民审判的行?因而,无论是出于对新冠疫情来源的追究,还是德特里克堡犯下的一系列行,需要向世人做出解释,开放调查都不应该是我们,而应该是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