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时尚新闻

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引下推进学科建设

发布日期:2022-02-25 03:03   来源:未知   阅读:

  关键词:国家安全观;人民安全;需要;国家安全学学科;学科建设;理论体系;学术;国家安全战略

  关键词:国家安全观;人民安全;需要;国家安全学学科;学科建设;理论体系;学术;国家安全战略

  “国家安全学”正式列为一级学科后,如何建设好这一学科,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学好总体国家安全观,将其科学概念、价值理念和丰富内容落实到国家安全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建设中。

  长期以来,由于政治、军事等传统安全问题异常突出,国家安全常被“简化”为政治安全和军事安全,极大地缩小了国家安全的范围和内容。此外,由于不少情报机构以“国家安全”命名,又使国家安全常被“误解”为情报活动及其涉及的安全问题。随着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人们开始关注和研究非传统安全问题,在西方形成了各种非传统安全观。非传统安全观下的安全研究,虽然不同程度地消解了“国家”这一传统安全主体和“国家安全”概念,但却合理地拓展了“安全”和“国家安全”的范围。

  在西方学者深化安全研究时,中国学者提出了建立“国家安全学”的构想。尽管中国重视的依然是“国家”这一传统安全主体,但并没有将国家安全及国家安全学的内容局限于传统领域。2014年4月,习总书记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使国家安全概念由“简化”转向“总体”,也不再局限于情报领域的界定。“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大战略思维,更是把“国家安全”界定为与“国家发展”相应的概念,强化了国家安全的总体性。

  只有深入学习领会总体国家安全观,认清国家安全是一个国家的“总体安全”“全要素安全”,才能使国家安全学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真正步入科学轨道,最终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

  传统安全观在把国家安全“简化”为政治军事安全而失去科学性的同时,更因无视国民的核心地位而“异化”了国家安全的终极价值。

  19世纪中叶诞生的马克思主义,在批判“异化”的帝王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同时,开创了塑造真正民主新国家的道路。从此,国家安全由“异化”的帝王安全、资本安全、统治者安全转向人民安全。习总书记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时,要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这不仅从科学角度确立了国家安全的总体性,而且从价值理念角度确立了国家安全的人民性,确立了人民安全在国家安全中的核心与宗旨地位。

  “以人民安全为宗旨”,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核心理念和第一要义。在“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总体国家安全理论体系中,“异化”的国家安全得以回归,回归为每一个普通公民的生活安全,并使每个公民都有不可剥夺的国家安全话语权。这种以人民安全、人民利益、人民安居乐业为最高价值取向的“人民安全观”,正是马克思主义群众史观和中国群众路线在国家安全领域的价值选择。只有确立“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国家安全核心价值观,把人民安全落实到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中,国家安全学才能为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实现作出应有的贡献。因此,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既要确立总体性的国家安全科学概念,更要确立人民性的国家安全核心价值。

  任何学科建设都需要构建一套严密的概念体系,确立一系列基本命题,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当前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需要把总体国家安全观的丰富内容全面落实到国家安全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构建中。

  第一,要深入研究国家安全不同层级的构成要素。总体国家安全观明确提出的人民安全、国土安全、经济安全、政治安全等国家安全基本要素,与粮食安全、网络安全、深海安全、太空安全等国家安全次级要素,以及由内外角度划分出来的海外安全,包括海外利益安全和海外国民安全,都是国家安全学迫切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在此基础上,还需要不断挖掘和探索更广、更多、更深层的国家安全要素,通过对国家安全各个要素深入细致的研究,构建完整的国家安全要素体系。

  第二,要深入研究影响和威胁国家安全的因素,特别是国家安全风险因素。在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时,习总书记不仅讲到了国家安全本身的构成要素,而且提到了影响和威胁国家安全的因素,这些都是需要认真对待和深入研究的问题。此外,民族和宗教问题既是影响国家安全的因素,也是国家安全学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不能回避的重要问题。作为威胁国家安全的因素,不仅需要对其进行深入研究,还需要结合反恐开设专门的课程和专业。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及蔓延,既是总体国家安全观涉及的重要现实问题,也是提炼威胁国家安全特别是人民安全理论的来源。结合古今中外疫情史,系统研究疫灾对国家安全的危害,进而扩展到更为广泛的“生物威胁”问题研究,无疑会使国家安全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更加丰富和完善。更为重要的是,根据习总书记关于提升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能力的重要论述,深入研究国家安全风险问题,不仅可以深化对威胁危害国家安全因素的认识,更能直接服务维护国家安全的现实需要。

  第三,要深入研究国家安全保障及国家安全保障体系。当前,世界多国形成了不同形式的国家安全保障体系,既包括安全机构、安全队伍、安全机制,也包括不同的安全观、安全战略和安全法治。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为主体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不断完善,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核心的国家安全理论体系不断丰富,以新《国家安全法》为基础的国家安全法治建设不断推进,以《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和《国家安全战略(2021—2025年)》为文本的国家安全战略制定实施,以及国家安全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深入开展,如此等等,既是我国国家安全保障体系不断完善的标志,也是国家安全学必须研究的现实问题。

  总之,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应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充分认识总体国家安全观和国家安全内容的丰富性,从基本概念、理论体系、学术规范、研究方法等入手,沉下心、下苦功,把国家安全学建设成为兼具科学性和人民性的综合学科。